一桥飞架,开启一个新时代——寻访台州湾区最高大上的桥

搜狐焦点台州站 2019-03-18 08:22:44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3月11日上午,记者站在玉环漩门湾大坝上,眺望不远处正在建设的漩门湾大桥。“等到大桥建成通车,你脚下的大坝就要被拆除了。”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推进小组副组长张西金说。

图为建设中的漩门湾大桥。

3月11日上午,记者站在玉环漩门湾大坝上,眺望不远处正在建设的漩门湾大桥。“等到大桥建成通车,你脚下的大坝就要被拆除了。”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推进小组副组长张西金说。

张西金所说的,正是玉环改画地图的又一壮举:撤坝建桥。40多年前,玉环在海峡中填出这条大坝,完成第一次改画地图的壮举,使漩门湾天堑变通途。现在,大坝就要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了。

每一座桥,总是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。随着台州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跨越大江、大河和海湾的大桥越来越多,与发达的路网、水系共同构成湾区发展的大动脉。那么在各式各样的大桥之中,究竟哪一座是台州湾区最高大上的桥?连日来,记者以漩门湾大桥为起点,探访各地在建或已建的大桥,用笔和镜头呈现精彩画面。

全国首创的“月环”桥

来来往往的重型卡车,火星飞溅的焊花,沉闷有力的打桩声,和穿梭于工地的工人们一起交织成激情昂扬的劳动歌——这就是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施工现场。

桥的两端,是密集的居民区。“每天都有市民来看进度,他们对新大桥的期待就是我们工作的动力。”桩机操作工李军说。

2016年9月,玉环市民有一件共同关注的事:漩门大坝撤坝建桥启动,桥型方案征求市民意见。在5个方案中,市民们一眼相中3号“单塔空间索面斜拉桥”,即“月环”桥,投票比例为61%。

这座国内独一无二的“月环”桥并不好建,“第一个难题是怎样运送大体量的‘月环’桥塔。”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项目经理部负责人刘勇说。

“月环”桥塔设计高63米,重5700吨,分38个吊装块段。因主桥位于漩门湾封闭水域,运输设备无法直抵桥位,钢结构块段在江苏镇江生产厂家加工完成后,先水运至大麦屿码头,再陆运20公里到施工现场,沿途需经隧道、桥梁等结构物。

因塔身分块重量大,常规水上设备无法进入施工现场,需采用特种设备进行塔身分块起吊安装。最大的重445吨的块段将被吊装在承台上,成为整个“月环”的基座。

“月环”需要解决的另外一个难题是承台的浇筑。据计算,整个桥塔承台面积达2500多平方米,整个位于水面以下,结构形式罕见,且为大体积混凝土,温控施工难度高。此外,作为承台浇筑基础的桩柱安装,又因复杂的水底地貌难度倍增。“水底裸岩坚硬,还存在大量斜面,有的倾斜达50多度,造成桩柱护筒多次沉降、底部漏浆。”刘勇说,第一根入水的桩基就因在水下20多米处遇到倾斜岩面而陷入困境。

经多次方案优化后,施工队先是将大块径岩石填入护筒口内,然后用13吨桩锤连续砸击。在巨大的外力作用下,这些岩块被砸碎、压实,将水底岩层斜面实现人工平整。同时桩基班进行连续打桩,最终成功打下桩基。

“大桥全线需要打下221根直径1.5米和38根直径2.5米的水泥桩柱,目前已完成65%,预计5月中旬全部完成。”刘勇说。

据了解,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总长3.4公里、主线长1.58公里,起点位于龙溪镇渡头村,顺接滨江大道,穿越漩门山体后,终点下穿226省道龙溪至坎门公路工程,力争2020年底前建成通车。“以桥代坝对于贯通漩门二期和漩门三期水系、形成沿玉环湖城市景观带、全面开发漩门二期和漩门三期等都具有重要作用。”玉环市交通运输局局长王庆飞这样说。

一座桥改变一座岛

3月11日下午1点30分,一辆开往玉环市区的公交车在海山乡海山村站点发车。

村民吴维增是其中一名乘客,他的目的地是玉环市行政服务中心。“半个多小时就能到,下午就能把事情办好。”他说,如果在半年前,要起个大早,天黑才能到家。

海山是海岛乡,过去居民外出,渡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。“渡船每天上午两班,下午两班。”海山乡宣统委员郑灵芝说,这样的班次基本能满足日常需求,但遇上节假日,场面就像春运一样,需要增加班次。同时客船容易受恶劣天气影响,延迟、停开是常事。

去年9月28日,随着乐清湾大桥及接线工程通车,海山成为台州融入“甬台温一小时交通圈”的关键节点之一,5分钟到乐清南塘出口,15分钟到雁荡山出口,20分钟到玉环市区,20分钟到达高铁站(雁荡山站),50分钟到温州机场……

从空中俯瞰,乐清湾大桥犹如长虹卧波,与在建的漩门湾大桥等遥相呼应。大桥以海山乡茅埏岛为“桩”,东连玉环芦浦,西接乐清南塘,将玉环与乐清、台州与温州紧紧相连。

南滩码头,曾是岛上最繁忙的地方,而在当天的采访中,记者发现这里门可罗雀。离码头不远,是海山乡生活垃圾处理中心,随着大桥的开通,这处设施也被废弃,所有的生活垃圾被集中转运到岛外处理。

路通了,人流量就增多,商机也随之出现。

“至少增了一倍的客流量,节假日更是天天爆满。”陈冬美是农家乐海山酒家的老板娘,谈起大桥开通“红利”就喜上眉梢。眼看生意火爆,陈冬美想扩大农家乐规模,却苦于没有地盘。

和陈冬美一样,另一家农家乐海山渔港的老板叶志林与陈冬美的计划略有不同,叶志林想走的是“农家乐+民宿”之路,也一直没有大的进展。

对于岛上居民迫切的发展愿望,海山乡副乡长王天福说:“海山正积极谋划全岛规划建设,充分挖掘山海资源,加快基础设施建设,拥抱大桥经济时代。”

走进王天福的办公室,只见一幅海山乡发展规划图放在最显眼的位置,项目建设、规划布局已跃然图上。“国际旅游岛、城市后花园是海山的发展定位,现在全岛都在以奔跑的姿态描画蓝图!”王天福说。

一段高速路上的七座跨海大桥

跨过乐清湾大桥,汽车在沿海高速公路上向北奔驰,一座座大桥和我们渐次相遇。

乐清湾大桥、金清港大桥、台州湾大桥、浦坝港大桥、健跳港大桥、蛇蟠水道大桥、青山港大桥,在短短的144公里内,沿海高速台州段共有七座跨海湾大桥,属省内独有。

这些大桥和沿海高速一起,北接宁波,南连温州,串联起三门湾、台州湾和乐清湾,奏响“三湾联动、拥湾发展”的交响曲。

与其他大桥不同,三门湾蛇蟠大桥形如其名,蜿蜒前行,穿越大山,横跨多处海湾。往北接象山港大桥,与宁波绕城高速相接后可接杭州湾跨海大桥,汇入长三角经济带;往南通过沿海高速联动三湾,贯通甬台温沿海产业带。在台州融入宁波都市圈的发展背景下,这座大桥已成要冲之地。

一桥飞架南北,近日在台州湾大桥上,我们看到桥的西侧塔吊高悬,厂房林立,不远处就是市区,夕阳下连片的高楼蔚为壮观;桥的东侧则是一望无际的滩涂围垦区域,显示着广阔的发展空间。更远一些,头门港的雄姿赫然在目。

沿着台州湾椒江入海口一路向西,是较早前建成的椒江二桥、椒江大桥。

椒江大桥于2001年建成通车,结束了两岸群众只能渡船过河的历史,并成为市区南北大动脉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于2014年建成通车的椒江二桥,桥梁主跨为480米钻石型双塔双索面斜拉桥,曾惊艳一时。这两座大桥,对于椒江一江两岸开发建设起到关键基础性的作用。

“现在的桥除了通行和经济价值外,被赋予更多功能,比如景观功能。”市交通运输局局长陆善福说。

内环路是台州城市环线快速路,建有众多立交桥。从去年9月开始,路桥区对内环线实施景观绿化提升改造工程。开车通过四号立交区块时,桥与景相映成趣,场面开阔大气。永宁江人行桥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橘叶,也注重与城市相融,力求成为靓丽的景观带。

台州的桥,有的雄奇,有的秀丽,有的温暖,有的舒适。你说,哪一座才是最高大上的桥呢?

记者手记

那些奔跑的身影

作为“迈向现代化湾区·台州沿海行”系列报道的开篇,我们选择的报道主题是桥。台州枕山靠海,境内水系众多,大桥成为区域陆地沟通交流的重要载体。所以我们的思路很明确,要关注桥,更要关注与桥相连的人和事。

在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施工现场,一些奔跑的身影引起我们的注意。

那是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施工人员,他们来自祖国各地,因离家远而很少有机会回去。虽然项目部每个月都安排假期,可他们一般都是等一个工期结束才回家休整几天。

比如项目安全副总监李超,从22岁开始跟着项目部在全国各地跑。去年在漩门湾工程开工前,他回家休息了几天,趁机把自己婚礼给办了。

“为什么要这么‘拼’?”我们问他。

“我们工程人都会有这么一种‘小确幸’,看着大桥一点一点在手里成长起来,就是一种满足。”他说,这是属于工程人的幸福。

而在海山乡,乐清湾大桥的开通,让这个海岛乡拥有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。现在,整座小岛上的人都“跑”起来了。

大桥通车前,玉环市党委政府就开始谋划海岛的发展。早在两年前,玉环市(当时还是玉环县)成立“海山国际旅游岛开发工作领导小组”。为了方便招商引资,领导小组把办公地点放到了玉环市区。

岛上的居民,有的开起了农家乐,还有的搞起了养殖业。陈益良是岛上的一位养殖户,他现在承包的鱼塘亩数已经从大桥开通前的18亩变成现在的60亩。“现在交通这么便利,运输饲料、苗种都不再受限,我的养殖也要快步跟上才行!”陈益良说。

全媒视界丨沿海行·致大桥时代的我们

这是一个数据故事:华尔街金融分析师戴尔即将退休。他没有回顾职业荣光,而是用一串惊人数据分析了一座桥的意义。

戴尔曾是工程师,参与建造了一座桥。那是一座普通的桥,总长912英尺(约278米),立于俄亥俄河之上。

桥让两个社区有了更便捷的路程,每天有1万2千人开车通过这座桥,往返两地35英里的车程。每天,桥就为这些人省下了84万7千英里的总车程。

戴尔计算时,这座桥已建好使用了22年。而22年节省下的车程,假设以一个人时速80公里通过,那么就省下1341万6480小时,相当于55万9020天,或者说是1531年。

普通人很难感受到,桥居然是时间意义的存在。当它横跨江海,以庞大钢筋水泥耸立占据你视线的时候,它不会提醒你,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,这里的未来将会如何。

文章来源:中国台州网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