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裕祥:在古砖里“淘”文化

搜狐焦点台州站 2019-01-30 08:39:52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走进王裕祥位于黄岩樊川小学北门口的古砖收藏研究室,一股厚重的历史感迎面而来。百余平方米的空间,门口的地上摆放了一些石雕,往里是大大小小的砖块以及砖块拓片。这些拓片有的被制作成展框挂在墙上,有的放在柜子里,有的摆在桌子上。 不上班的时候,王裕祥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工作室里,每一块古砖、每一张拓片背后的故事

走进王裕祥位于黄岩樊川小学北门口的古砖收藏研究室,一股厚重的历史感迎面而来。百余平方米的空间,门口的地上摆放了一些石雕,往里是大大小小的砖块以及砖块拓片。这些拓片有的被制作成展框挂在墙上,有的放在柜子里,有的摆在桌子上。

不上班的时候,王裕祥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工作室里,每一块古砖、每一张拓片背后的故事,他都记得很清楚。在他看来,每一块古砖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都有独特的价值。

因为收藏,多年来他的积蓄几乎都花在这上面。他不讲究吃穿、不在乎住所,出门代步的是一辆上了“年岁”的老车。

“古砖是台州历史文化的实物载体,收藏它是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他说。

和收藏结缘

王裕祥是个有点严肃的人,他话不多,总是抿着嘴,只有在说起收藏的时候,眼里透着光。

因为擅长摄影,1993年,从部队转业回来的王裕祥进入黄岩电视台工作。1997年,受黄岩收藏协会会长邀请,王裕祥帮他拍摄藏品照片。结束后,对方赠送给他一个古陶罐作为回报。因着这个陶罐,王裕祥对古陶瓷逐渐产生了兴趣,并走上了收藏之路。

收藏之初,王裕祥只是觉得有年份的都是好东西。后来,见的东西多了,他心里有了一套评判标准:“很多人收藏可能是从经济价值上来衡量的,看器物有没有升值空间,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器物背后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。”

几年后,古陶瓷市场开始火热,收藏的人也越来越多。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,王裕祥买不起好的瓷器,又不愿意接受差的,遂放弃了收藏古陶瓷,转而去收藏石雕。“你看石头很笨重,可是石雕非常灵动,高古的肃穆、雄强,庭院类逸韵、雅致,建筑构件朴拙中有情趣。”

王裕祥很喜欢石雕,收藏了一年后,他又涉足一个比石雕更有意思的收藏门类,那便是六朝古砖。

那是八年前,一个朋友想去绍兴买古陶罐,邀请王裕祥一起去鉴别。当时,绍兴正在举办一个名家金石题跋展览,展品基本以古砖拓本为主。“绍兴的收藏家成立了一个‘甓社’。中国古代把砖叫做甓,‘甓社’就是这些玩砖人组成的社团。”甓社里的成员将收藏的古砖上的图文做成拓片,然后请名家题跋,展出。

“我以前也接触过古砖,从没觉得好,没想到拓下来后这么精美。”更令他震惊的是,甓社成员们将所有的砖拓按照年代远近整理成册,出了一套书叫《会稽甓萃》。他们拿着这套书,非常骄傲地向王裕祥介绍:“我们绍兴的历史文化积淀深厚,从汉代开始,绍兴所有古砖的拓片都在里面,绍兴书法史、美术史的源头就在这里。”

王裕祥本就是玩收藏的,他知道从历史文化来看,台州并不逊绍兴。只是,台州人不重视这些承载历史信息的古砖瓦,没有人去收集整理这些散失的标本。“那本书的历史文化价值非常高,里面不仅仅可以看到绍兴书法史、美术史的源头,你通过研究这些砖拓,还可以发现绍兴地区姓氏大家的历史脉络。”

从绍兴回来路上,王裕祥和同行的朋友说:“我们都是搞收藏的,古砖里蕴含着这么丰厚的历史文化,我们不去收藏谁去收藏!”

漫漫“淘”砖路

收藏砖石需要空间,王裕祥便在外面租了房子,取名“四极精舍”,并自号“甓翁”。

台州内玩砖的人并不多,收藏之初,王裕祥多次前往绍兴,拜访玩砖人,从他们手里将出自台州的古砖“回流”回来。后来,他趁着休息日,奔走于长潭水库边、东官河畔及各类施工工地,搜寻散落的砖块……

王裕祥还清楚地记得,2012年,他在临海古玩市场碰到一块元康元年古砖时的兴奋。那是一块体积略大、图案丰富精美的古砖,砖面上不仅有龙虎鹿等动物,端面有狩猎纹、哺鹿纹及格斗图案。这是比较珍贵的古砖,王裕祥买了两块。

“元康元年”古砖的四个端面拓片。

随着深入接触古砖,王裕祥越是体会到古砖的价值。“古砖是考证历史的实物依据,它上面丰富的图文资料是这方水土最原始的文化符号。黄岩造二环高架时,出土了很多古砖。你把所有的砖都排在一起就会发现很有意思,它里面有很多东晋时期纪年的铭文砖,像‘咸和’‘咸康’‘永和’‘太和’等。有砖就有人,这说明东晋时期,黄岩人口稠密。如果从书法角度来说,古砖上有很丰富的书体,像篆书、隶书、楷书等,这就是民间书法的衍变历史。”

收藏之余,王裕祥的另一重大工作就是将这些古砖一一用心拓下来。做拓片是个精细活,每得一块砖,他都要先拿着小软刷一点点清洗,再晾干,最后进行拓片。拓下来的图案,王裕祥便在旁边注明出土信息,并查找各种资料配上解说。他写得一手漂亮整齐的小楷,两者搭配起来,古色古香,相得益彰。

拓片加题跋,便是一件极有内涵的艺术品。

“我现在已经很少去收集古砖了,今后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手上已有的古砖做成拓本,再进行整理分类。”在王裕祥看来,如果把这些古砖上的文图都拓下来,制成册子,就是很珍贵的史料。这是个浩大的工程,目前,他已经整理装订成册六本。他还有个想法,如果有机会,他希望举办古砖题跋邀请展,让更多的人一起来解读古砖中的文化密码。

 部分砖拓制成的册子。

文章来源于中国台州网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